今晚突然浮現在我腦海的一些事

  •  
  • 144
  • 7
  • 3
  • Mandarin 
Jan 23, 2019 14:17 少數民族 口渴 科羅拉多州
我最近經常覺得口渴。人會渴,是因爲有水可以解渴。人會餓,是因爲有食物可以填滿獨自。我們人會想要擺脫時空的限制、得到永遠的喜樂和平安、享受完美的團聚、擁有永不失去的歸屬感,是因爲我們在天上有天家。

需要認真讀書或寫作的時候,我習慣帶上護耳罩。從外面看起來貌似普通的耳機。但是事實上是射擊場不可缺少的工具。耳罩上寫著34dB。意思就是能防34分貝的噪聲。我帶上的時候能夠聽到自己的呼吸。呼吸是很有規律的聲音,因此擁有催眠的效果。有些人帶上耳機,聽的是長期播放的話能叫人發狂的搖滾音樂。我帶上的護耳罩,沒有電源,也沒有電線。我聽的是未曾被廣播的天然曲子。對了,除了我的呼吸意外,還有像這些記號,,,,,,,一樣定時出現、一模一樣的心跳。

我住的是科羅拉多州。不知道海外的朋友是否知道,但是科羅拉多州的人口絕大部分是白人。在大學城市裏,當然有些華人和印度人,也有極少數的歐洲人和黑人。用美國大城市的(非寵物的)動物種羣來做比喻的話,科羅拉多州的白人就像鴿子,任何街上都有。華人和印度人比較像是城市裏的老鷹,只有到特殊區域才會看到。而歐洲人和黑人即像城市裏的狐狸或火雞,你遇到的時候不得不驚訝,會驚歎:「你居然也在這兒!」

我是黃種人,是白沙海灘中的不知道誰丟棄的檸檬。所以我遇到這裏的黑人的時候,我們總是彼此點頭。意思就是說「我看到了。我認同你的存在。我們都是屬於這裡的少數民族。」我有一次在教堂裏遇到一個中年的黑人男士。我們目光相遇一兩秒鐘。他向我點頭,我向他點頭,然後他走了。我們沒有交換任何話。但是在那一兩秒鐘之內,我深深感到了一種奇妙的情誼。我還有一次坐巴士的時候,對面坐著一個年輕的黑人少年。他帶着巨大的耳機,聽的似乎是饒舌音樂。他看到我上車的時候,沒有摘下耳機,繼續按照音樂的旋律搖著頭,然後向我點頭。於是我向他回禮。

有沒有誰有類似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