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一年半謊言之生[4/10]中國:上海

  •  
  • 34
  • 2
  • 2
  • Traditional Chinese 
Oct 8, 2017 03:50
我們原本打算在杭州過暑假,想說在那邊[朱**]可以找可外拍工作甚麼的,不過後來因為[朱**]姐姐在杭州附近(在上海),而且她室友還要一兩個禮拜才要搬進來她租的公寓,所以我們決定跟姊姊一起住,這樣我們到時要自己找套房的時候我們就沒有那麼多壓力。

雖然上海還是有挺吵但是比將樂好很多了,但是[朱**]的姐姐對我們很好,於是我們那段時間其實玩得挺開心。

但是我們開始研究要怎麼去杭州的時候,我們卻發現了有規定外國人除非要住那邊半年以上就不能過去。因此,我們決定在上海過暑假,而她姊姊就開始幫她找個附近的實習機會。[朱**]跟我商量實習機會時,我只要求她不要去那種很誇張,每天都要一天到晚上上班沒有自己的生活的公司就好了,覺得起碼不要一周四十個小時(跟全職工作一樣)算合理。

後來,她沒再跟我商量,就選了第一個,也就是那種要周一到周六每天早上六點半到晚上八點半在外面的。

她實習的那段時間我其實一直很憂鬱,而且因為我的恐音症還過得更痛苦。

首先,我們自己租的套房非常吵鬧,連我塞耳塞把耳機待載上面,然後還把音樂調到最大聲的時候我都還能聽到我們鄰居一天到晚上亂叫。而且因為連上海的圖書館都很吵鬧(一直有人亂叫),所有其他公用地方也更吵鬧,所以我不管去哪裡真的逃脫不了,真的是恐音症患者的噩夢!

但是讓我更難受的是在我剛剛為了[朱**]把所有朋友跟歸屬感都放棄了的時候,我忽然間就已經變成了一個人!原本都習慣美芬美秒跟她再一起,也只是為了天天看到她才搬到中國了讓自己過得這麼痛苦,而現在她每天八點多才回家,回家後也太累只想睡覺,只一周一天休假,休假時她一樣沒精神裡我。

但是雖然她工作累,這些都是她的選擇,都沒跟我商量,而且她在那邊還是忙得很開心,交了很多新的朋友,天天都在跟同事聊天開玩笑甚麼的。

而在這個時候[朱**]還是限制我不聯繫我台灣朋友(因為都是異性朋友)。過了幾天之後,我已經變得很憂鬱,還試圖跟她商量一下說我想要看我能不能加入社團甚麼的。我跟她說了因為真的需要人陪我,不然天天只會一個人在家裡很寂寞很難受,但是她一聽就表現的很受傷,還哭了,說她希望我只會需要她一個人。因此,因為太心疼她了,怕她會沒有安全感,所以我也放棄了這個念頭,默默忍受等著暑假結束。

但是這樣真的並不容易,每天真的過的非常慢,過了一個禮拜之後就真的感覺很像是一、兩個月。

後來我想了另外一個方案,從那天起就開始每天下午打的去她公司附近的麥當勞等她午休時間,然後跟她一起吃午飯,吃完後就在麥當勞或咖啡廳忙我的工作(那時候我已經買了隔音效果更強的耳機)等她下班,然後就跟她一起做車回家。

不過,雖然這樣有好一些,我還是一職覺得很憂鬱症,畢竟我們相處時間還是極少,因此忍不住每天哭。

然後就是在這個很敏感的時段的時候[朱**]又做了一件讓我很受傷的事情(雖然沒有跟別的男生開旅館一起睡覺那麼嚴重),也可以說是第二個徵兆。

在她休假的那一天我就比她早睡醒了,剛好看到了她手機螢幕有亮。看一眼就能看出來是一個男生,而且不是甚麼她跟我說過的朋友。通時,我不會隨便看女朋友的訊息,不過我還是承認因為她跟那個北京男生搞的事情,再加上我自己寂寞又難受的狀態,所以我還是點開看了(反正她也都會看我的訊息,好像說好了可以看彼此的)。

第一件吸引到我注意力的事情是訊息都是大半夜,凌晨一點到兩點半。這已經讓我挺難過的,為甚麼要在我睡覺的時候偷偷熬夜跟我不認識的男生單獨聊天?然後我就滑了他們的對話,看了就覺得對話挺曖昧的!有兩句話讓我覺得很受傷,一個是[朱**]跟那個男生說很想念聽那個男生的唱歌的聲音,另外是女友跟他說睡不著,求他「講個故事給我聽」。

但是最讓我難受的事情可能就是跟上次一樣,[朱**]雖然甚麼都可以限制我,連讓我跟女性說話都不行,她還死不認錯!說我想太多了,根本沒什麼曖昧,還對我發脾氣了。而且跟上次一樣,她扔然回不了那個問題:為甚麼?為甚麼要這樣做?明明知道若我做了一樣的事情妳自己會有甚麼反應,所以到底為甚麼?

我們吵架了,我哭了,但是因為她原諒她,她因為愛我說她不會再這樣做。

然後我就繼續在上海過我自己的十分難受又寂寞的小生活。

一開始,因為我母親還沒成功把我美國銀行的旅遊卡郵寄過來,所以我的經濟狀況有一點複雜,我們還是必須跟[朱**]的媽媽借錢﹔後來,我還是處理好了,然後就變得跟我們在台灣的時候一樣,兩個人的錢幾乎都是我自己花的。一開始我有一點介意這個,畢竟在現代國家(歐美國家+日本+台灣+等等的)男女朋友都是各付各的,但是後來[朱**]跟說這樣很丟臉,男朋友甚麼都該付,不然就沒有面子,所以我就開始習慣房租甚麼等等都自己付,並開始多找一些客戶,多接一些案件。

然後月底快要到的時候,我們開始討論了[朱**]的生日。這個我其實很期待的,想了很多才想到了要買甚麼送她。因為我都習慣(又很喜歡)照顧她,都會幫她剪指甲還幾乎每天給她一、兩次按摩,所以我想好了要買:一台水水氧機,一台電動按摩腳統,還有各種按摩油,香精等等的小東西(加起來預算大約700人民幣3000台幣)。

但是後來因為怕她不會喜歡我送她的禮物,我有告訴她大概打算買甚麼的,結果她就跟我說了這些東西應該是心血來潮平時買的,而生日的時候應該買品牌包甚麼的。所以我就開始看prada、chloe、等等的我買不起的那些包,後來我還是找到了一個2600人民幣(12,000台幣)的CHLOE包並加入購物車了。

我因為還是太緊張,害怕她不喜歡,所以這個我後來還是決定先給她看一下在確認付款。這次她說太貴,而且她不喜歡那個款式,所以她自己選了一個2000人民幣的COACH包然後我就買了。

最終,我們只住在上海一個月多了。實習一個月之後了,[朱**]因為覺得她上司都不教而一直在她背後說他的不是就辭職了。不過,我也知道一個原因是因為她很心疼我,不喜歡看我過的那麼痛苦。而且如果她有留下來,其實她畢業後還是有機會轉正,所以我也知道她這樣做算是她為我的付出。
Learn English, Spanish, and other languages for free with the HiNative app